搜索 海報新聞 融媒體矩陣
  • 山東手機報

  • 海報新聞

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信

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博

  • 抖音

  • 人民號

  • 全國黨媒平臺

  • 央視頻

  • 百家號

  • 快手

  • 頭條號

  • 嗶哩嗶哩

首頁(yè) >新聞 >時(shí)政新聞

翟欣欣“騙婚”案再獲關(guān)注 法律上如何界定騙婚行為?

2023

/ 04/23
來(lái)源:

北京青年報

作者:

手機查看

  翟欣欣“騙婚”案迎來(lái)一審判決再度獲關(guān)注

  隱瞞或捏造個(gè)人信息是否算騙婚?

  五年前全網(wǎng)刷屏的翟欣欣“騙婚”案,近日因一紙判決再次回到公眾聚光燈下。北京市朝陽(yáng)區人民法院宣判,一審判決翟欣欣退還蘇享茂家屬現金、汽車(chē)共近千萬(wàn),以及撤銷(xiāo)翟欣欣海南、北京兩套房產(chǎn)的個(gè)人所有權。

  你眼中的愛(ài)情與婚姻的“浪漫之舉”和“感動(dòng)瞬間”,在一些不法分子眼里,不過(guò)是騙錢(qián)的把戲和噱頭,不過(guò)是婚戀“殺豬盤(pán)”的一個(gè)劇本而已。法律上如何界定騙婚行為?騙婚者需要承擔怎樣的法律責任?如何避免掉入婚戀“殺豬盤(pán)”的陷阱?中華志愿者協(xié)會(huì )法律委員會(huì )執行主任李奎在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,就這些話(huà)題進(jìn)行了法律分析和普法解讀。

  【案件回顧】

  翟欣欣被法院判決返還近千萬(wàn)財產(chǎn)

  2017年9月7日凌晨,WePhone創(chuàng )始人蘇享茂在公司附近的住所處跳樓身亡。

  去世前一天,蘇享茂在Google+留下一份網(wǎng)帖稱(chēng),前妻翟欣欣利用他個(gè)人有漏稅行為和WePhone網(wǎng)絡(luò )電話(huà)功能是灰色運營(yíng)為理由要挾,向他索要1000萬(wàn)人民幣和一套房產(chǎn)。

  根據蘇享茂生前整理的二人聊天記錄和書(shū)面回憶,其與翟相識兩個(gè)月就閃電結婚,40天后又迅速離婚。加上離婚協(xié)議書(shū)中的賠償金等,蘇享茂近四個(gè)月為翟欣欣花費逾千萬(wàn)。

  蘇享茂的遺書(shū)公開(kāi)后,輿論嘩然,引發(fā)網(wǎng)友關(guān)注。

  蘇享茂離世后,蘇家親屬向公安機關(guān)報警,指控翟欣欣詐騙、敲詐勒索。此外,蘇家親屬還于2018年4月向朝陽(yáng)區法院提起民事訴訟,索要蘇享茂生前送給翟欣欣的巨額財物。

  2023年3月31日,北京市朝陽(yáng)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,翟欣欣應該退還蘇享茂家屬價(jià)值近千萬(wàn)元的現金、汽車(chē)等財產(chǎn),撤銷(xiāo)翟欣欣海南、北京兩套房產(chǎn)的個(gè)人所有權。

  根據審理查明的情況,翟欣欣與蘇享茂相識至協(xié)議離婚僅110余天,其間收受蘇享茂贈與的車(chē)輛、物品等價(jià)值超過(guò)300萬(wàn)元,婚戀過(guò)程具有明顯的經(jīng)濟特征。

  翟欣欣在離婚中為取得高額補償,對蘇享茂實(shí)施了脅迫,未顧及蘇享茂贈與其財產(chǎn)、希望與其共同生活、維系感情的初衷,以及蘇享茂受脅迫下的主觀(guān)感受和客觀(guān)經(jīng)濟情況,是造成蘇享茂自殺的重要因素。翟欣欣與蘇享茂婚戀,以增加自身財產(chǎn)為目的受贈取得的大額婚前婚后財產(chǎn),均屬可撤銷(xiāo)范圍。

  4月7日,蘇享茂姐姐蘇雅鳳接受媒體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認同民事訴訟的判決結果。不過(guò),她認為在整個(gè)事件過(guò)程中,翟欣欣使用威脅的方式,向蘇享茂索取錢(qián)財,涉嫌敲詐勒索。他們已經(jīng)向檢察院遞交“立案監督申請書(shū)”,正在積極推動(dòng)刑事立案。

  “從出事開(kāi)始到現在,刑事(立案)一直都是我們的目的。我們就是要追求刑事立案?!碧K雅鳳說(shuō)。

  【普法看點(diǎn)】

  1.什么樣的行為屬于騙婚?法律是如何界定的?

  正常的婚戀交往,是不以非法占有對方財物為目的的,即便在交往過(guò)程中有所欺騙,但其目的往往是博取好感、維持關(guān)系,最終達到締結婚姻的目的。而法律上所指的騙婚,一般是指以婚姻為誘餌、詐取他人財物的行為。

  一些不法分子以結婚為幌子,利用婚姻的方式索要見(jiàn)面禮、介紹費、結婚彩禮詐騙受害者錢(qián)財,然后以各種理由“退婚”、尋機逃離,最終達到詐騙錢(qián)財的目的。近年來(lái),以婚戀為名的詐騙犯罪屢見(jiàn)不鮮,其中既有直接通過(guò)轉賬、消費獲取財物的情況,也有誘導投資、炒股、博彩的“殺豬盤(pán)”型詐騙。

  “騙婚”行為通常具有幾個(gè)明顯特點(diǎn):一是不法分子瞄準的對象大多是大齡未婚青年或是急于成家的青年,以相親、結婚為名行騙;二是不法分子在騙取被害人的信任后,大多以買(mǎi)禮物、買(mǎi)首飾、彩禮錢(qián)等名目為由索要錢(qián)財;三是行騙流程較快,一般都是快速地推進(jìn)說(shuō)媒、相親、結婚、離婚及逃脫等程序,有些案件中甚至出現團伙作案。

  在司法實(shí)踐中,對于索要彩禮后失蹤、離家出走的,索要彩禮后與他人同居的,或者短期內多次婚嫁的,要注意甄別是否涉嫌詐騙犯罪。即使不構成詐騙犯罪,存在上述情形的,在確定彩禮返還時(shí),法院也會(huì )給予足夠的價(jià)值評判。如果認定女方的確是以索要彩禮為目的,虛構事實(shí)或隱瞞真相,涉嫌詐騙犯罪的,人民法院會(huì )將犯罪線(xiàn)索移送公安機關(guān)處理。

  如果男女雙方領(lǐng)取了結婚證,形成法律上的婚姻關(guān)系并存在共同生活的事實(shí),如果發(fā)現女方貪圖錢(qián)財、家庭意識淡薄,對婚姻不負責任等,導致兩人無(wú)法共同生活的,一般不宜定性為騙婚。

  如果在婚戀期間,一方連續編造種種理由騙取巨額錢(qián)財,比如:家友遭遇事故或者看病需要用錢(qián)、做生意需要資金周轉、可以替對方辦成某件事需要相關(guān)費用,則涉嫌詐罪。

  根據我國《刑法》的規定,詐騙公私財物,數額較大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處或者單處罰金;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,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;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,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(wú)期徒刑,并處罰金或者沒(méi)收財產(chǎn)。

  2.一方在婚前對重要個(gè)人信息有所隱瞞甚至造假,例如婚史、重大疾病史、學(xué)歷、身份、債務(wù)問(wèn)題等,是否涉嫌騙婚?需要承擔怎樣的責任?

  這個(gè)問(wèn)題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,情節嚴重的確實(shí)可能涉及要承擔刑事責任。

  在婚戀過(guò)程中,有些人也會(huì )美化、夸大自己的職業(yè)、收入等情況,或者隱瞞一些對自己不利的情況,有的本身已有交往對象甚至已婚,仍然追求他人。這種婚戀中的欺騙行為,行為人的目的是騙取對方交往和結婚,不是非法占有對方的財物,因此只能在道德層面給予譴責,尚不構成刑事責任的追究問(wèn)題。

  對于隱瞞婚史而與對方結婚的情形,不是屬于騙婚的行為,因為該行為只是隱瞞自己的婚姻情況,并不是非法占有對方的財物。

  但如果是隱瞞已婚狀況而與他人結婚的情形,《刑法》上有明確規定,此種行為構成涉嫌重婚罪。我國《刑法》第258條規定,有配偶而重婚的,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與之結婚的,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

  隱瞞疾病結婚的情形,不構成騙婚,因為這種行為不是以騙取錢(qián)財為目的的。但一方婚前隱瞞重大疾病的,屬于婚前隱瞞重大疾病的情形,另一方在婚后得知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,可以在一年內向人民法院申請撤銷(xiāo)婚姻。但所患的疾病是按婚姻無(wú)效還是可以作為離婚的理由,需要人民法院經(jīng)過(guò)審理后按照所隱瞞的疾病的性質(zhì)來(lái)判定。

  對于婚姻一方隱瞞債務(wù)的情形,如果對方是用于結婚使用,屬于共同債務(wù);但如果僅僅是用于某一方,則屬于個(gè)人債務(wù)。

  3.如果通過(guò)婚戀網(wǎng)站或中介機構相識的婚戀對象,在重要個(gè)人信息方面出現隱瞞甚至虛假的情形,婚戀網(wǎng)站或中介機構是否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?

  近年來(lái),在一些婚戀詐騙案件中,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往往成為當事人相識的重要媒介,這其中既有一般的交友軟件,還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婚戀交友網(wǎng)站。

  一般來(lái)說(shuō),交友軟件對當事人信息不存在登記審核機制,也不以促成婚戀為目的,因此即便有騙子混跡其中,導致被害人遭遇詐騙,平臺通常是不承擔責任。

  但是對于專(zhuān)門(mén)的婚戀交友網(wǎng)站來(lái)說(shuō),由于其本身就以促成婚戀為目的,并且對登記信息具有一定的審核要求,有些還向客戶(hù)提供高級會(huì )員等收費功能,一旦疏于審核導致婚戀詐騙發(fā)生,平臺可能需要承擔一定的責任。

  發(fā)生在廣東的一起司法案例中,男子劉某購買(mǎi)了某婚戀網(wǎng)站的高級會(huì )員,通過(guò)平臺結識了一名自稱(chēng)離異的女青年,兩人交往后被要求投資虛擬貨幣導致近百萬(wàn)元的損失,劉某遂起訴平臺要求承擔責任。

  經(jīng)法院一審、二審,最終判定平臺應對劉某的損失承擔5%的賠償責任。

  法院認為,平臺雖未實(shí)施詐騙行為,但實(shí)施的部分行為與劉某的財產(chǎn)損失之間存在一定因果關(guān)系,且存在一定過(guò)錯,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。該平臺提供婚戀中介服務(wù),應當履行與其服務(wù)性質(zhì)、服務(wù)內容相對應的義務(wù)。而且,劉某購買(mǎi)了高級會(huì )員服務(wù),有理由對平臺寄予更高程度的信賴(lài)和期待,平臺對劉某亦負有較普通會(huì )員更高的義務(wù)。

  基于雙方的合同內容和誠信原則,平臺應當向劉某如實(shí)報告包括其他會(huì )員信息的真實(shí)情況在內的有關(guān)事項。平臺還應履行相應的安全保護義務(wù),采取技術(shù)措施和其他必要措施防范網(wǎng)絡(luò )違法犯罪活動(dòng)。但該平臺未能充分、恰當履行上述義務(wù),綜合考量平臺的侵權行為方式、過(guò)錯程度和原因力大小,以及防范風(fēng)險的能力大小,法院酌情確定該平臺對劉某被詐騙而尚未追回的財產(chǎn)損失承擔5%的賠償責任。

  4.在婚戀過(guò)程中,如何防止落入騙婚陷阱?

  在不少騙婚案件中,受害者往往落得“人財兩空”的局面,對于急于結婚或戀愛(ài)的青年男女而言,一定要在愛(ài)情面前保持必要的清醒并予以防范:

  1.不要輕信網(wǎng)絡(luò )上的征婚交友廣告,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結識的婚戀對象,一定要對其真實(shí)身份和家庭背景做一定的了解和核實(shí),尤其要辨別對方身份證的真假。

  2.在結婚登記前,最好不要有大額的經(jīng)濟往來(lái),如大額的借款,或者贈送價(jià)值昂貴的禮物、房屋、車(chē)輛等,婚姻需要深厚的感情基礎,不能只靠物質(zhì)來(lái)維系。

  3.交往中保持必要的防范意識。尤其是注意鑒別對方的許諾和自我介紹,騙子在行騙過(guò)程中還是有很多漏洞和破綻的,只要稍作留心,并通過(guò)調查,就能從中發(fā)現問(wèn)題。

  4.一旦發(fā)現被騙巨額錢(qián)財,要及時(shí)保存好相關(guān)證據材料向公安機關(guān)報案,并協(xié)助公安機關(guān)調查取證。

  文/本報記者 陳斯

責編:

審核:徐明業(yè)

責編:徐明業(yè)

相關(guān)推薦 換一換